首页  >  外贸精英社  >  详情
关注!疫情对中国与国际贸易的影响分析
AB客
2020-03-10

【福利来袭】覆盖全球81国海关数据开启免费使用限量名额!点击>>>免费使用,注册后不仅可以免费查询采购商联系方式,还可以查看行业分析报告。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内会对我国进出口产生负面冲击,但长期看不会改变我国对外贸易承压发展的基本态势。此外,疫情会对全球国际贸易产生一定负面溢出效应,疫情扩散在一定程度上考验各国的应对能力,不过随着中国经济与对外贸易在疫情后的恢复性增长,全球国际贸易发展将回到其潜在水平。

01当前国际贸易与中国对外贸易现状

(一)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下行,全球国际贸易萎缩

201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年内连续四次下调对该年度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预测值从年初的3.7%持续下降至10月的3.0%。根据IMF2020年1月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其对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的最终估计值只有2.9%。2019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称,全球贸易量萎缩是全球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据,与全球贸易现状和趋势密切相关的诸多指标在2019年均出现下降。其发布的商品贸易指数连续四个季度小于100,低于趋势水平,部分分项指标接近或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这显示出全球贸易大幅放缓且增长乏力,总体疲弱状态。

(二)我国对外贸易稳中有升

在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情况下,2019年我国对外贸易呈现了总体平稳、稳中提质的态势。据海关统计,2019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31.54万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增长3.4%。其中,出口17.23万亿元,增长5%;进口14.31万亿元,增长1.6%;贸易顺差2.92万亿元,扩大25.4%。然而若考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的影响,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摩擦长期性和复杂性的大背景下,未来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压力较大。

(三)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的签署为国际贸易增长带来积极预期

近年来,国际贸易环境的变化是影响国际贸易增长的重要因素。由于部分国家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以加征关税为特征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上升,贸易摩擦在主要经济体之间不断扩大升级。这些变化共同导致了全球贸易的显著放缓。2020年1月,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的正式签署,为中美两国和世界经济注入了稳定因素,有利于增强全球市场信心,稳定市场预期,为正常的国际贸易活动创造良好环境。

02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对外贸易的影响  

(一)短期内疫情对出口贸易有一定负面冲击

从出口结构上看,当前我国主要出口产品为工业品,占比高达94%。由于疫情是春节期间向全国各地蔓延,受其影响,各地工业企业春节复工时间延后,交通、物流、仓储等配套行业受限,检验检疫工作更加严格。这些因素将在短期内降低出口企业的生产效率,增加交易成本与风险。

从企业劳动力回流来看,疫情影响在春节之后显现,严重影响人员正常流动。我国各省份根据当地疫情发展情况制定相应的人员流动管控措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五百人的省份中,除疫情最严重的湖北外,既包括广东(2019年出口占全国比例为28.8%,后同)、浙江(13.6%)、江苏(16.1%)等外贸大省,也包括四川、安徽、河南等劳动力输出大省。两个因素叠加,会导致我国出口企业复工难度加大。企业产能恢复不仅取决于当地疫情控制情况,还受其它省份的疫情应对措施与效果的影响。根据百度地图提供的春运期间全国总体迁徙趋势,同2019年春运情况相比,2020年春运前期人员返乡并未受到疫情明显影响,而春运后期疫情对人员回程有很大冲击,


从进口国方面看,在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新冠肺炎疫情宣布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后,尽管WHO不建议采取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仍有部分缔约国针对我国特定类别的商品出口执行临时管制。受到限制的产品类别大多为农产品,短期内对我国整体出口的影响有限。但是,随着疫情的持续,贸易限制的国别数量可能增加,临时措施的范围和力度也可能加强。

从航运物流来看,疫情对出口的冲击已经显现。按体量计算,全球货物贸易的80%通过海洋运输,海洋航运业务的变化可以实时反映疫情对贸易的影响程度。随着疫情的持续,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已收紧了靠港规定。马士基、地中海航运等国际航运公司集团均表示已减少中国内地和香港出发部分航线上的船只数量。而太平洋地区平均租船价格在2020年2月第一周已下跌至最近三年的最低水平,见图2。该指标从航运市场的角度实时反映看疫情对出口贸易的冲击。


(二)疫情对出口的长期影响有限

出口贸易受影响程度主要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和范围。尽管短期内,疫情对我国出口贸易有一定影响,但是其影响是阶段性和暂时性的。

从需求端看,外需总体稳定,全球经济出现触底回升态势。2月19日IMF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发展体现出了一定稳定性,相关风险也有所减弱,并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要高于2019年0.4个百分点,达到3.3%。2月3日Markit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50.4,略高于前值50.0,即略高于荣枯分水岭50.0,创九个月新高。产出和新订单的增长速度加快,就业和国际贸易量也趋于稳定。

从供给端看,国内生产将逐步恢复。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出口贸易的不利影响,中国已经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和财政金融支持力度,各地方和部门纷纷出台措施加大对相关企业的支持力度。企业复工问题正在逐步解决。据商务部统计,近期各地外贸企业复工复产总体进度不断加快,特别是外贸大省引领带动作用明显。其中,浙江、山东等省重点外贸企业复工率均在70%左右,广东、江苏等外贸大省复工进度也较快。全国范围外贸企业复工进展情况符合预期。随着外贸企业正常生产,物流运输大面积恢复,产业链供应逐渐复苏,外贸形势将逐步好转。

从全球供应链上看,中国仍具备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是全球最大出口国,有全球最齐全的制造产业链集群,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中间环节,位于全球生产分工体系中上游的关键位置,疫情的短期冲击可能在某些领域助推部分产能的转移,但不会改变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中国外贸竞争优势依然客观存在。

(三)疫情对中国进口的影响与对出口影响类似

从进口结构上看,我国进口产品主要为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矿产品。其中,最主要产品为制造业生产中所需的原材料、零部件、半成品以及矿物燃料。针对前者,由于当前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相对稳固,作为制造业大国,若出口市场萎缩,国内对原材料、零部件、半成品等的进口需求一定会萎缩。然而随着疫情的控制与中国制造业生产的恢复,此类产品的进口量将相应回升。

而对于矿物燃料进口,以石油类产品为例,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对石油的需求以每年5.5%左右的速度增长。而受疫情的影响,中国对石油类产品的需求将有较明显下降。Capital Economics的报告认为,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与SARS相当,可能使中国的石油需求每天减少约40万桶。近期国际油价下跌也印证了国际市场对中国石油需求下降的判断。根据伍德麦肯兹的分析预测,疫情对中国石油需求的影响集中在2020年第一季度,之后中国对石油产品的需求将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从历史数据上看,我国进口规模与出口规模有着同向变化的客观现象,该现象的产生是由我国经济与外贸结构决定的。即使是在2003年SARS疫情蔓延、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甚至近年来持续的中美贸易摩擦期间,我国进口规模变动方向也依然与出口规模变动方向基本一致。虽然本次疫情导致部分医疗用品进口增加,但由于进口额度有限,其对进口增长的促进作用有限。 

03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贸易的影响 

(一)不考虑疫情影响的国际贸易增长预期

2020年2月17日,世界贸易组织(WTO)表示,全球货物贸易的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初继续疲软。世贸组织发布了最新的的商品贸易指数,其商品贸易指数从11月份的96.6降至95.5(见图3)。该机构的新数据显示,虽然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长数据可能略有回升,但是全球商品贸易的复苏可能性较低。目前看来,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商品贸易可能会出现下降。WTO表示,上述数据及论断基于2019年贸易数据得出,并未考虑到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事态发展及对全球的影响,而这可能会进一步影响贸易前景。

(二)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

中国的疫情影响会产生溢出效应,但不会长期存在。中国不仅是贸易大国,还是国际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球化生产协作网络中,当前疫情对我国工业生产造成的暂时停滞,可能延伸到全球贸易和生产分工的其他链条和环节,直接和间接影响其它国家相关产业的正常运行,进而影响到全球国际贸易的发展。但是IMF认为,当前疫情对其他国家的溢出效应仍将相对较小且短暂,在国际贸易方面主要由暂时的供给链中断所致。从中长期来看,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本身具有韧性,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中间环节和关键环节,随着疫情的控制,中国的生产活动与对外贸易将逐步恢复,第二季度全球供应链将随之而迅速修复。

疫情扩散的影响考验各国的应对能力。在疫情扩散方面,截止2020年2月20日,除中国之外,共有23个国家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含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中国澳门数据)。其中累计确诊人数超10人的国家有日本、韩国、新加坡等10个。根据2019年4月WTO发布的《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报告,这10个国家占国际商品贸易进出口的份额排名均在前30。而在应对能力评估方面,2019年10月,核威胁倡议协会(NTI)、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和经济学人智库(EIU)联合发布了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 GHS指数)。GHS指数是对《国际卫生条例》195个缔约国应对公共卫生安全相关能力的一个全面评估。我国的GHS指数为48.2,排名51/195。疫情较为严重的10个国家的累计确诊人数及GHS指数、排名及应对准备级别见表1。


由表1可见,目前受到疫情影响较严重的国家大多是在国际贸易中占重要地位的国家,而它们基本拥有较强的应对公共卫生安全事件的能力。2020年2月11日,WHO在新型冠状病毒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有效地应对了疫情,为世界创造了防疫的极佳窗口期,只要世界各国采取有力措施,并采取与风险相称的安全防控措施,阻断病毒快速传播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可以认为,在当前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国家基本上有能力在防疫窗口期内采取行动。只要行动及时有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规模扩散的可能性就会相对降低,其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造成的实质性影响也相对较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