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贸精英社  >  详情
真实案例:揭秘外贸订单骗局
AB客
2020-09-03 10:56

【福利来袭】AB客·智能外贸crm系统更高效管理客户,PC/移动轻松切换,永久免费>>>立即免费使用,AB客智能客户推荐,打破传统获客模式,精准海外客户自动推送,注册后设置关键词后即可获取客户~

外贸业务中有一种叫做“四自三不见”,是指出口企业违反外贸经营的正常程序,在“客商”或“中间人”自带客户、自带货源、自带汇票、自行报关和出口企业不见出口货物、不见供货货主、不见外商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出口交易”的业务。

这类业务属于违规业务,发生骗取退税款行为的可能性极大。

魏青青和Eric是FH贸易公司的经理和业务员,他俩近期合力阻击了一起骗取退税的订单。

1.老同学带来的业务 

一天,Eric介绍他的老同学潘宇给魏青青,想让她审核一份合同。

简单寒暄之后,青青了解到潘宇和Eric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潘宇子承父业做棉服生意。

潘宇的父亲在鞍山有自己的工厂,目前工厂接了不少国外客户的订单,生产部门应付不过来,所以将部分订单放到其他工厂加工了,他们合作的工厂共有4个。因此潘宇想在大连找一家外贸公司组织货源,统一管理,这样方便企业出口。

他恰巧听说Eric所在的公司有这方面的业务,便想和Eric合作,更希望代理费能少收点。

青青是新晋的经理,再加上Eric和潘宇的这层关系,她不想过于干涉代理费,便点头笑着说:“都是朋友,代理费好说,只要保证我们公司这边不会难做就行。”

Eric开心地对潘宇说:“代理费就按照出口金额的1.5%收取吧,正常情况下,别的公司都收取3%呢。”

潘宇听Eric说完,满脸堆笑对青青说,“那就这么定了。下午我就让公司的业务员和Eric 把合同签了。”

下午,潘宇工厂的业务员李小姐来到FH贸易公司和Eric商讨合同细节,青青在旁边做记录。

李小姐简述了订单情况:产品出口到韩国,进货的公司包括鞍山易盛服装公司(潘宇公司),此外,还有4家公司分别在河北和山东。韩国客户会在签订合同时预付30%的定金,先进入FH贸易公司的账户, 余款将在出口后20天内付清, 退税由FH贸易公司负责办理。

听到这里,青青插话道:“你们能不能让其他几家供货商也和我们签订合同?”

李小姐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没有问题,我们的关系都是很不错的。”

青青又从业务角度问了一句:“辽宁也有很多企业做棉服加工,为什么你们不在省内寻找工厂呢?这样成本不是会降低很多吗?”

李小姐说:“我们要求的工艺稍微有点复杂,具备这种能力的工厂比较少。对了,魏经理,国外客户的预付款会提前打来,你尽快把银行的汇款路径给我,我好告知客户。”

青青回答:“好,我们在韩国外换银行开的户,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汇款。”

和李小姐敲定相关的价格后,双方达成了初步的意向,由Eric组全权负责订单的监督及出口后续方面的操作。


揭秘外贸订单骗局

 2.看不到的“货物”

一个月过去了,青青见Eric很长时间也没有去潘宇工厂了解订单的情况,便问:“上次鞍山易盛的棉服订单加工好了吧?第一笔的出口,你不用去看看吗?”

“那个订单由他们全权负责,我们收取代理费就行了。李小姐昨天跟我说这两天就能出货,不用我过去了。那里离咱们公司挺远的,再说人家都把预付款打过来了,咱们不用管他的质量问题,只管收钱就行了。”Eric回答道。

青青一听,马上提高警惕:“你必须去一趟,现在税务局对‘四自三不见’的业务很关注。一旦税务局查出我们有这样的业务,我们便有了骗取国家退税的嫌疑。最后,我们不但要视同内销征税,还要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Eric迟疑地说:“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他是我大学同学。你说得太严重了吧?税务局怎么知道咱们没看到货物,咱们说看到了不就行了?”

青青看到Eric那副没有底气的样子,断定他还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无奈地说:“税务局来检查的时候,会要求你提供相关人员的差旅费用,你能不能提供去鞍山的交通费和差旅费的发票,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Eric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太简单,忙说:“有发票就行了吧?那我马上过去一趟!”

青青嘱咐道:“如果你能拿到几个样品回来,我们心里就更有底了。Eric,一定要看看货物的质量。”

第二天一大早,Eric就去了客户工厂。当天晚上,Eric给青青打电话急促地说:“我今天见到潘宇了,他说工厂这几天一直在维修设备,暂时没有人,所以我暂时见不到货物。听他的意思,货物已经做好放在仓库里了,因为仓库离鞍山市区比较远,所以他让我先回大连, 然后再把样品快递给我。我说既然来了总得看看货物吧,他就很不高兴,说钱都给咱们了, 这是不信任他。我觉得说不通,快递不是更麻烦吗?看他这样,我现在心里也没底了。我想我还是过几天再回去吧。”

青青想了想说:“你还是先回来吧。一是人家不想给你看货,你待在那里也没有用;二是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人待在那里也不安全;三是我们的相关单据暂时还没有给他们吧?所以你也不用着急。”

Eric一听更着急了:“前几天李小姐将相关的单据要走了。需要我现在问她要回来吗?”

青青又考虑了一下说:“暂时不需要。毕竟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业务,你只是没看到货物而已。万一是正常的业务怎么办?你先回来,我们再从长计议。”

【福利来袭】覆盖全球81国海关数据开启免费使用限量名额!点击>>>免费使用,注册后不仅可以免费查询采购商联系方式,还可以查看行业分析报告。  


3.想方设法查实真相  

Eric一到公司就找青青问:“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单据也给他们了,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去要呢?我现在心里也没有底,一旦出现问题就是我的责任了!”

青青想了一下说:“易盛工厂的货物要运到大连。货车到大窑湾港送货的时候,咱们以帮助安排场地的名义,在他们卸箱子时开一个看看,你说呢?”

Eric拍了下脑袋说:“这真是个好办法。货代公司肯定知道货车什么时候到,上次听李小姐订的是大连恒源物流。我认识那儿的一个经理,我们以货主的名义要个配舱委托,再问问司机的电话和车牌号。”

下午Eric从货代那回来说:“基本确定了,他们这周五早上送货到大窑湾场地。我早上去场地等他们,车一进港我就上车去看货物。”

青青皱眉说:“对方肯定不会让你看货的,得想个别的办法。我们一起去,到时候见机行事。后天早上5点出发,咱们等着他。”

第二天当他们已经在那等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一辆白色的福田中型货车进入了场地。司机到达目的仓库后开始卸载货物。

司机联系场地人员并卸完货物后,便开车离开了。青青和Eric两人走到卸货的地方准备开箱查看,这时候场地的工作人员来到他俩跟前问:“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Eric 忙说:“我们是大连FH贸易公司的,有个箱子的货可能发错了,我们要看下。”

工作人员问:“有保函吗?”

Eric转头向青青使眼色问:“你把保函带过来吗?”青青心领神会说:“我忘记了,不过介绍信我带来了。”

工作人员看也没看就说:“不行,我们要看下保函,证明是你们打开的箱子,不然这货物损坏了谁来负责?”

后来,经过Eric的一番沟通,工作人员终于同意了他们查看货物的要求。

Eric迅速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件衣服,同时悄悄对青青说这次报关出口的是女式西服套装,但是这个衣服都是旧的,一看就是在仓库放了好长时间了,还有一股霉味。

青青让他赶紧拍照片并看看其他箱子。果然,里边的衣服虽然款式不同,但都是旧衣服。Eric拍好照片装好箱子后立马发微信给潘宇。

潘宇随后打来电话。Eric直接对他说:“潘宇,你把货物都撤了,我就当不知道。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又过了会儿,刚才的货车司机又回来了,重新把货物装上了车,临走时狠狠地瞪了青青和Eric一眼。

回到公司后,Eric联系了李小姐并把单据都拿了回来,他俩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松口气也是暂时的,青青和Eric在车上为怎么向老板崔总说明此事思索起来。

青青觉得应该马上向老板当面汇报此事。崔总早晚都会知道这件事,如果业务做不成再被喊去问话,处境就太被动了。

Eric也同意青青的做法,但同时担心老板会因此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看着Eric紧锁的眉头,青青安慰他说:“我们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没事了。毕竟这件事情能及早发现,就已经让公司避免陷入更大的风险了。”

见到老板后,青青镇定地描述事情的原委,从Eric看不到货物到为此连夜奔走求证, 以及他们一大早去大窑湾场地查看成品。同时,青青将对方以劣充好,在税务上会出现退税风险、造成利润损失的利害关系分析了一通。

当崔总听到青青说有可能还要负刑事责任时,怀疑的神情逐渐变为凝重:“你们能提前发现、及时处理,避免公司的经营风险,工作能力值得肯定!”

不仅没受到批评,还得到了老板的肯定,Eric对青青也充满了感激。

事隔不久,Eric听说同行有人因为接了潘宇的业务被税务局调查,最终被追究刑事责任。

Eric对于这次事件心有余悸,此后他请求青青给他多多讲解一些财务以及出口退税相关的重要知识,并慎重地对待之后接到的每一项业务。

本文由中国海关出版社有限公司友情供稿,刊载于第73期《焦点视界》杂志